Sosa_

“当宽容被视为软弱,就用你的威严让敌人战栗。”

【华武】揽衣怯微凉(一)

•题出自陈师道的《清平乐·秋光烛地》

•华武,赵晦X叶缈,一个嚣张老江湖华山和一个落魄道长的故事,he

——

“又是一年,青林渐次染了红,昔年锦衣搭白马的少年,鬓上也生了许霜色。

更阑人已静,他却迟迟不肯寝下,微仰着头,似乎是在看那轮如他平生一般、暂满便亏的月亮。

昔日殷殷笑语,浅情相思,皆晦涩在烛光明灭之下了。”

一、

赵晦,字清光,一身武艺受学于华山门下,人虽聪颖有见地,可谁人不知这是个好动得不行的人物?

若提到他、想要了解他,那他的师弟肯定会很诚恳地与你掰着指头数:冬天里天寒地冻时能撒丫子攀山越岭登顶烧炉子;踏青节上乱花银子给路边小朋友买纸鸢、回来被华师姊开...

【聂瑶·哨向】世上如侬有几人(三)

3.

蓝曦臣看他快速地处理自己的伤口,突然问了句:“金家出了件事,你那个堂哥遭人暗算,沾染毒物,久治难愈。如今……因为疑心,对你与魏少将都颇具微词。”

金光瑶略怔一会,即刻了然:他再了解金子勋不过,也知道蓝曦臣用词向来委婉,说是微词,怕不是早已将他与魏无羡二人暗地里骂了个狗血喷头。

金光瑶自然也知道蓝曦臣信得过他,只是将这件事怀疑到温家头上——毕竟温家多的是以毒物为精神体的哨兵向导。蓝曦臣是想让作为卧底的他多加留意此事,于是他摇头笑笑:“现下我一心放在内战上,虽是与他有过龉龌,可在这个境况下、这个位置上对这样的人做这样无用的事,谁会信呢?”

末了,他沉吟着:“我堂兄未免太重私仇,人也有...

【聂瑶·哨向】世上如侬有几人(二)

2.

“无妨。”金光瑶似乎是在认真思索他刚刚听到的、聂明玦刻意说给他的话,微微一笑:“会有人帮我,让他来见我的,我们在此稍待片刻?”

他顿一顿,屈指解了披风系带,又道:“可以传令给这些士兵,让他们全部退守到会场外面。聂上将不满足于元帅的缺席,认为元帅没有诚意,看来我要请他来会面,只好显得更有诚意些,免得友好交流变成了不必要的对峙,悯善,你说对也不对?”

“是,我即刻去传令。”

苏涉确认室内温度足够后,伸手接过金光瑶那件略显得厚重的披风:“希望上将能明白您的心意。”

金光瑶举着通讯仪的手顺势一滞,他把曲谱从袖管中抽出,回想一会聂明玦刚刚的语气、白虎异于常理的举措,轻松笑笑,向楼上的那些...

【聂瑶·哨向】世上如侬有几人(一)

*哨向文,cp聂明玦x金光瑶

 

*与原文重合剧情线有,ooc有,结局he

 

*除却聂瑶外cp设定均忠实原著,少量轩离、忘羡

 

*预警:相关专业知识有杜撰,对哨向设定展开私设

 

 

“当夜的浓黑遮断了我们,你可以不转眼地望着我的眼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何其芳《预言》...


“你在我笔下偷了点东西。

你敢认么。”

【安燕】布幔之间(上)

-露中性转百合向,安雅x王春燕,注避雷。

 

-架空向,演员与贵族少女设定;燕子第一人称;后期男体出没

 

-二月存档。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直到多年多年之后,我的眼里仍有着博尔顿最完美的景致,尽管我已老去,

 

 

当耄耋之年的我睡眼蒙眬,陷在安乐椅上的鹅绒垫里,通过老花镜那层磨玻璃凝视我庭院里的如荫芳草时,蛛丝般的阳光会垂散下来,勾漫着我握着安雅日记本的手,把我衰弛的皮肤浸润得油晃晃的,尽管我已老去。

 

 

我仍将心上人的剪影留在眼里,我眼里的安雅·...

【露中】《Yellow》番外

敬我女神@Azul 与《yellow》

 

*王耀第一人称瞩目,一气呵成。原文文风帅的一逼,看得我酣畅淋漓……当然我并不打算仿女神的文风因为太艰难

 

*我爱简单粗暴的文风,虽然我自己写不出来

 

*老司机作案现场,纯洁的姑娘们请闭眼啊闭眼啊TvT

 

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我似乎是从来没有在意过,与我共度余生的人会同我有怎样危险而巧妙的关系,也许我们会相爱,也许我们会媾和。少年之时,她(他)的形象在我遗/精前的梦里一会是晃动着纤长双腿的少女,一会又是情意绵绵地望着我...

【原创/露中】眼前人

“我爱你。

所以你要安心地做我的眼前人,枕边人,心上人。”


-《Farewell》番外,老物,勉强可以当作独立篇。


-因为今天有姑娘拿着里面的句子去告白,所以才想着放出来了,百分百糖块。


-最后一段加粗处出自泰戈尔先生之手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日子就是周而复始的。

王耀懒洋洋地靠在伊万身边,睡意昏沉。今晚是个晴夜,光靠着星月青白色的光便能依稀辨出东方人尖腻的眉,乌黑的头渐渐地往他怀里埋深了,大半个身子就全倚在伊万怀抱里,似乎是累极。

今日的窗外风度大,这也能解释他的耀为什么是一副昏昏沉沉的模样回到家了。

亚瑟打来电话,告诉...

【原创/露中+微量米白】他是龙(上)

*背景、灵感、部分情节与台词源于露家电影《他是龙》


*可能ooc,设定人类露x龙耀,花样作死有,剧情面目全非有


*架空向,礼仪习俗等都是作者胡编乱凑


*含肉渣,不会很污
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
     一切的开头都不过是一个老掉牙的故事——伊万这样想着,却不得不仰面瘫躺在淤泥与浊水间,眯缝着眼看峭壁棱石叠叠加实而上,他的胸膛压抑着呼吸,唾...

【特区组】小先生(上)

*文风很诡异,走向也很诡异,老物


*特区组这对太冷,没办法了,自个给自己产粮吃了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我做学生的时候,学校里的食堂是没有糖醋排骨这个待遇的。


锡饭盒里零碎几毛钱一晃当,被皲裂的、女人的大手一合收拢去,匆匆地被添上了白菜豆腐和半生的米饭,豆腐里一小拈肉丝,便是厨娘的恩典了。


那时间没什么高科技的物什,同学间大抵借着书、共听一台收音机,无线电话收音机前往往攒动着好几个脑袋,桌底下都是跃动的腿儿,野蛮人似地绞来踩去,没一点油水的菜汁便生生地浸沾在袖管子上,委实不大好看了些。...


1 / 2

© Sosa_ | Powered by LOFTER